登錄 注冊 主管: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文化廳 主辦:四川省新聞網傳媒集團 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基本簡介

彝族口頭論辯“克智”是在婚禮、喪葬、節慶等集會場所以主客雙方論辯手臨場演述的一種詩體口承文學,是彝族民間語言藝術中內容最豐富、形式最靈活,最具知識性、趣味性、娛樂性、競技性的文化形式。其表現形態為甲、乙雙方論辯手以說唱詩歌或辭賦,互相辯駁、盤古論今,最終以達“窮百家之詞,困眾人之辯”者獲勝。在四川涼山彝區尤其以美姑縣境保留最為完整。 “克智”論辯內容十分豐富,涉及文學藝術、歷史哲學、天文地理、倫理道德、農學醫學、風俗禮制等各種知識。其辭賦以五言、七言為主,輔以它言,表現手法靈活多樣,多用比、興、賦手法,或比喻或排比或鋪張或反復或頂針或粘連或夸張的修辭手法。 據文獻記載,早在兩千多年前的秦漢時期,彝族民間“歌師宣雅頌,歌師講論文”的“克智論辯歌場制度”就已形成。降至現今,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外來文化的沖擊,彝族民眾的婚姻觀、價值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克智”論辯傳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克智”文化亟待保護。

淵源追溯

彝族“克智”論辯是在婚禮、喪葬、送靈歸祖等集會場所演述和發展的口承文學式樣,具有悠久的歷史,被譽為“最具魅力的民間文化”。彝諺道“不張一弓豈能成英雄,不調一事豈能成德古,不說克智豈能成智者”,自古以來,彝族民眾十分珍視“克智”論辯,代代相傳。 遠在彝族母系社會的石特俄特時代,茲尼石色著名的“三難史勒俄特”的智慧之謎,便初具了口頭論辯的形式。兩千多年前,彝族社會就由狩獵時代進入了農耕時代,當時的畢摩宗師提畢渣姆與昊畢始祖圍繞“祭祀禮儀”的改革進行了彝族文化史上著名的口頭論辯,結果提畢渣姆的主張得到了大眾的歡迎,成為今天畢摩儀式的范式!段髂弦椭•人文志》記載了在兩千多年前的阿普篤幕時代就已興起了“歌師”制度,“歌師宣雅頌,歌師講論文,雅頌與論文,篩子眼樣多”,至今美姑等地還有用篩子來裝“克智”,即說一段“克智”便在篩子上插一根草的文化習俗。 [更多]

主要特征

一、場所的固定性與接受者的廣泛性 “克智”論辯必須是在婚禮、喪葬、節慶或集會等重要場所、特定的人物對象中進行,論辯者雖然只有甲、乙兩方,卻有眾多的接受者,所以,具有時空的固定性與接受者的廣泛性。 二、論辯的競技性與靈活性 論辯是各代表主、客雙方的甲、乙二人間按照程式甲說完一段 后,乙再據其內容“回應詩辯”進行的,其論辯目的雖然具有增添儀式活動氣氛、切磋知識、增進友誼之目的,但論辯事關家族名望、主客尊嚴、個人聲望,具有明顯的“窮百家之辭,困眾人之辯”之目的,因此其競技性是第一位的。靈活性是“克智”論辯的一又大特征,“路下方”“克斯”雖然具有內容的固定性,但被稱為“雄辯”的“卡冉”等,則更多的是見識與機智的較量,內容可根據自己的情趣愛好見識隨意發揮與處置,具有更多的靈活性。 三、內容的廣泛性、知識性和趣味性 “克智”是一種以詩的形式來表現的口承文學,內容包羅萬象,凡認為內容健康的東西都可入詩論辯,是“知識百科全書”。語言五言、七言、九言、十一言等,或比擬或夸張或頂針或連珠或反復或排比或對偶或回環或鋪陳等,傳承了彝族“言論好譬喻物”的傳統。同時,“論辯”是以眾多的儀式參與者的接受為前提的,必須具有通俗性、知識性、趣味性。

重要價值

“克智”論辯,作為語言藝術和獨特的文化傳播方式,具有豐富的歷史內涵與重要價值。遠在“兩河文明”時期,在希臘、中國、印度等文明古國,形成了三大論辯體系。如蘇格拉底、西塞羅對世界“論辯”產生了巨大影響,正是在這種不同生產生活條件與文化的相似性,鑄就了世界文化的多元性。所以彝族“克智”論辯傳統對于研究人類文明史具有不可替代的意義。其主要價值有三: 一是“克智”論辯以其古老的文化形式,扎根于彝族民間,通過“克智”論辯手的不斷傳承和演述,鑄就了彝族源遠流長的史詩論辯等傳統,成為彝族古代文明傳統文化知識的核心成果,是人類文化史中典型的最為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對于研究社會文化史、思想史、音樂史、美學史、藝術史、論辯史等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同時,“克智”論辯生動地再現了早已消失的古代唱詩與口頭論辯傳統,見證了“以詩存史”“以詩存俗”的民俗傳統。 二是“克智”論辯手通過儀式活動的論辯與演述,無可辯駁地為彝族民眾文化的保存與傳承傳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豐富了民眾精神生活,成為彝族民眾人生觀、價值觀、道德倫理觀、生產生活觀、審美觀等代代相傳的精神文化范式,“克智”論辯在新的時代,以其與時俱進、海納百川之精神,吸納著各種優秀的文化成果,成 為涼山彝族的精神食糧。 三是“克智”論辯傳統以其知識性、教育性、娛樂性、競技性,深受彝族民眾的喜愛,對于增進民族認同,加強民族團結,強化社會穩定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對于傳承人類文明成果,發展彝族新文化,建設和諧社會和社會主義新農村也有著重要意義。

二八杠怎么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