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主管: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文化廳 主辦:四川省新聞網傳媒集團 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芻議

2019-06-27 14:29 | 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摘要:民間資本是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力量,但學術界對其尚未開展系統研究。本文圍繞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的概念、特點、研究價值、角色及作用等開展研究,力求實現民間資本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效能的最大化。

關鍵詞:民間資本;非物質文化遺產;社會力量;規約

民間資本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重要力量,是保護投入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我國目前建設任務繁重、政府投資壓力大的現狀下,民間資本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作用更為顯現,加強對其研究就顯得尤為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民間資本的概念、特點、研究的意義,以及如何實現民間資本的積極作用,如何對其進行適度規約督促其履行社會責任是本文的研究重點。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的概念、特點、研究價值

研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的民間資本,必須明確該領域民間資本的概念、特點。參照其他領域的民間資本界定標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民間資本的現狀,我們可以把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的民間資本用以下三條標準來衡量:民間資本是蘊藏于民間,但為政府所監管合法存在的資本;遵守我國的相關法律制度,為我國公民所有并且獲得政府某種程度的認可;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有獨特且不可替代的作用。依據上述標準,國家資本和外資之外能夠在保護工作中切實發揮促進或推動作用的資本,就可以納入本研究中民間資本的范疇。

(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概念及特點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可以界定為: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中,遵守我國相關法律制度并發揮積極作用且蘊藏于民間為我國公民所有的資本。當然,民間資本也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中,發揮不同的作用。保護實踐中的民間資本形態可以是真實資本,如現金、原材料、作坊等,也包括虛擬資本,如某種記憶、技能等。既包括目前存在的資本,也包括潛在未發生的資本,因而民間資本是一種資本的集合體。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具有以下特點:

產權主體清晰。民間資本的投資者既是資本的所有者又是投資主體,其產權邊界具有清晰性。因此,民間資本所有者努力擁有對整個投資過程的掌控權,或將此權利交付可以信賴的人代為行使。民間資本的這一特征使其所有者能夠和其他投資主體一樣成為符合市場經濟特征的投資主體。民間資本本身就是市場經濟發展的產物,其產生與逐步壯大莫不與市場經濟休戚相關。當然,鑒于民間資本的規模相對較小,其只能暫時稱為微觀投資主體。

民間資本的逐利性。民間資本投資的根本動機就是追求自身經濟利益和投資回報的最大化,這也是一切資本的屬性。盡管民間資本投資也會產生一定的社會效益,但那并不是其本質出發點,其更傾向于投資在回收期限短、收益高的領域。但是由于民間資本不能夠掌握完整的市場信息,其在投資時不可避免的有一定的盲目性和盲從性,容易造成一定程度的重復建設和盲目建設,其投資曲線具有相當大的波動性,容易造成區域經濟或行業經濟的大起大落,使整個經濟的穩定性缺乏保障。

民間資本存在與發生域相對狹小,但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分布區域有很大交集。鑒于民間資本主要集中在民間,其主要活動區域相對集中在中小城鎮,這個范圍恰恰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分布較密集的區域。因而,民間資本的存在、發生區域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分布有很大的交集,在有意和無意中不斷發生著各種聯系。

(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民間資本研究的價值

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研究,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有利于對逐步壯大和四處游離的民間資本進行合理疏導,在一定程度上消解民間資本的無序狀態,將其納入到國家的整體發展規劃中,為龐大的民間資本暗涌找到一個泄洪口。

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研究,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對于營造全員參與的保護體系,明確民間資本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角色,優化政府調配保護資金的比重,改善保護資金結構,間接促進政府宏觀管理體制改革和職能的轉變有重要現實意義。

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研究,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有利于促進產業結構的調整。我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集中于第三產業,國有資本對此關注相對較少,因而存在一定的資本空置區間。大量民間資本的介入既能夠填充該區域的資本洼地,更有利于調節我們的產業結構,拓展基層區域市場,加速區域內各種文化生產要素和資源的流動。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民間資本角色與作用分析

民間資本是滿足民間自我生產、自我消費之后的閑置資本,因而也可以理解為民間日常生活之外的資本。當然民間資本也可以根據其逐利性分成不同的部分。如逐利性較強的民間資本,這部分資本可以用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但是資本所有人只愿將其投入到回報率較高的項目中,因為項目所有者(傳承主體)為了還本付息,必然要求較好回報,必然會把資金投到經濟效益較好的項目。一般逐利性民間資本是指個人所有但短期內又無利潤較高的投資項目,為避免資本閑置而投入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保證一定收益的資本。這部分資本一般投資于那些經濟效益不大好(或近期經濟效益不大好而遠期經濟效益較好),但有一定社會效益的項目。無逐利資本是指無需追求利潤的資本,主要來源于社會上的各種捐贈,主要是熱愛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熱心人士和組織捐贈設立。無逐利性民間資本由于其規模不大,決定了其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施展空間不大,因而其作用相對較小。在保護實踐中,我們也發現由于民間資本的不穩定性和投資的非長期性,很難把民間資本長期投資在社會效益較好的項目。

民間資本同其他資本一樣都有逐利性,并且因為所逐利潤的大小而改變自身在一定時期的形態大小。如果民間資本可以參與的經濟活動有相當大的利潤空間,那么民間資本的容量就會不斷變大,甚至會把其他領域的資本也轉移到此時的經濟活動中。如果民間資本所參與的經濟活動利潤空間較小,或者不能參與有利潤空間的經濟活動,那么民間資本就可能以其他形式參與到整體經濟運行中,如儲蓄、購買國債等。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民間資本較其他領域而言相對容量較小,因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利潤空間較小,而且可參與的空間不大。鑒于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普遍存在于民間的現狀,而且很大一部分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是不能進入生產流通領域,所以民間資本參與其中的機會不大。但是,隨著我國推廣生產性保護在一些傳統技藝、傳統美術和傳統醫藥藥物炮制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的實施,也就為民間資本積極參與其中提供了政策支持和良好機會!段幕筷P于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的意見》已經表明了政府的積極態度,并且鼓勵民間資本通過多種途徑、多個渠道參與到保護實踐之中。比如東阿阿膠是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其在發展的過程中就在一定時期面臨資本面緊張,其通過股票、債券市場向社會融資,解決了發展中的資金制約,成為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發展的排頭兵。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民間資本的適度規約

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有序傳承。因而,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的民間資本必須“以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為核心,以有效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為前提”,以一種生產要素的形態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具體項目的生產、流通、銷售等環節,在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有效傳承的前提下,實現自身的合理收益。民間資本作為社會保護力量的一部分,積極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也是我們開展全民保護的一種探索。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只是社會力量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的一種方式,絕不是全部的、萬能的保護方式,更不是唯一的保護方式。因而在保護實踐中,我們應當對民間資本進行一定的規約,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彎路,以便實現預期的保護效益。

積極探尋非物質文化遺產具體項目活態傳承與當前經濟社會發展之間良性互動的有效機制。倡導和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是為了嘗試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具體項目活態傳承與當前經濟社會發展之間良性互動的有效機制,實踐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改善民生的有機結合。同時,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并不是可以參與到所有的保護項目中,這既有民間資本規模有限的原因,更有不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傳承特點各異的原因。民間資本規模較其他資本而言規模較小,且我國關于民間資本投資管理的體制機制不夠完善,故民間資本不可能而且資本所有人也不敢參與到太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只有與市場緊密相關,需要借助市場來實現傳承的項目可以作為民間資本參與的對象。若民間資本不加區分地參與到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非但不能實現自身的合理收益,反而會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造成傷害。

必須堅持社會效益的首要位置,堅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有機結合。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的經濟收益是通過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其資源轉化而成的文化商品的售賣而實現。就投資收益而言,其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就成為了民間資本決定是否參與保護實踐的重要砝碼。如果我們的保護實踐不能為參與其中的民間資本帶來一定的經濟收益,那么就很難吸引民間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中去。我們要在一定程度上保障民間資本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的收益,這是實現全民保護的重要步驟。針對具體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不同,可以提供不同的扶植措施,如實行稅收、信貸、設立文化產業發展基金等傾斜性政策,使得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實踐的民間資本的利益能夠從另一個方面得到保障。

在保護實踐中,我們必須認識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不可能離不開一定的經濟效益,但是經濟效益絕不能代替社會效益成為衡量保護實踐成敗的最主要因素。在保護實踐中,我們必須而且始終堅持社會效益的首要位置,堅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有效結合。唯有如此,才能夠實現優秀傳統文化的繁榮發展,滿足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又能夠促進文化消費,實現保護工作與改善民生的有機結合。

是否允許民間資本參與到具體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傳承,必須充分尊重傳承人的選擇。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力量和方式有很多種,甚至每一個具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都有符合自身特點的保護力量和方式。在對保護力量和保護方式的選擇中,我們要充分尊重傳承人的選擇,堅持保護方式的多樣性。民間資本能否促進具體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保護傳承,關鍵在于要對具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要從其傳承的特點和規律出發來加以判斷選擇。全部推進民間資本參與到所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保護傳承,會對不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造成巨大傷害;全部拒絕民間資本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將會延誤一些急需民間資本的項目的正常發展。在取和棄的選擇中,要避免外在力量的過度干預所造成的一刀切的做法,要充分尊重具體項目傳承人的意愿,并結合項目傳承發展的實際情況來做決定,絕不可出現個別部門、專家學者甚至新聞媒體等其他力量越俎代庖的現象,更不可不顧具體項目之別而盲目跟風。

(本文刊載于《商業時代》2014年第26期,注釋從略,詳見原刊)

分享按鈕
二八杠怎么认牌